中华园林网

中华园林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风景名胜 >

风景油画家应岐:色彩是我最大的财富

中华园林网 时间:2020年11月15日 21:00

  忧郁、大气,应岐老师的气质,沉稳中隐藏着绚丽。在他的作品中,绚丽的色彩成为一道道明媚的闪电,在画布上留下深刻的印记。而气质中忧郁、沉稳的部分,却被巧妙地融入在画笔中,也许在色彩里,也许在阴影里。这也是为什么,应岐老师的画面,绚丽而不媚俗。《宇宙的气息》是应岐老师的最新画组,历经一年的长期创作,是身体与思想共同跋涉的过程。艰辛,而后硕果累累。

  许久有愿,以极少涉及的竖幅画面表达宇宙永恒的内容,于是想起一年四季的《春》、《夏》、《秋》、《冬》。过程之中,又觉不尽意,遂加入晨与夕内容,名曰《晨风》和《晚风》,把宇宙所有的时间以色彩形象化,形成组画,演绎在方寸之间。可谓地老天荒,轮回不变,那就主题先行,组画名叫《宇宙的气息》。岂料绘制过程技艺曲折,反复跌宕,经时冗长,无以计量。原想以现有技能可以笔迹快捷,涂抹随意,套路娴熟,端倪在掌。昨天听音乐受到刺激,突然生出理想,我一定要竭尽所能,细节与整体并重,把六个画面分别塑造成不同时季的时光纪念碑,同时也为往昔的艰辛探索镂刻出追忆的铭记。

  现居广州,色彩学教授。现任广东“礼赞自然”油画风景研究会会长;《当代油画》丛书编委会学术顾问,作品多被中外有关机构和友人收藏。

  现居广州,色彩学教授。现任广东“礼赞自然”油画风景研究会会长;《当代油画》丛书编委会学术顾问,作品多被中外有关机构和友人收藏。

  现居广州,色彩学教授。现任广东“礼赞自然”油画风景研究会会长;《当代油画》丛书编委会学术顾问,作品多被中外有关机构和友人收藏。

  现居广州,色彩学教授。现任广东“礼赞自然”油画风景研究会会长;《当代油画》丛书编委会学术顾问,作品多被中外有关机构和友人收藏。

  应歧,现居广州,色彩学教授。1960年生于河南省漯河市;198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199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六届研究生课程班。现任广东“礼赞自然”油画风景研究会会长;《当代油画》丛书编委会学术顾问,作品多被中外有关机构和友人收藏。绘画风格独特,构图精致,色彩绚丽,意境优雅,多本杂志及文献封面人物与封面人物专访,曾被《中国油画》、《艺术界》、《今日文摘》、《东方艺术》、《美术家》等报刊专栏介绍,作品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深受藏家及相关机构的喜爱和收藏。

  应岐:北方由于气候、环境、人口等原因,让人感觉比较沉闷、厚重一些。而南方就让人觉得非常轻快。从视觉色彩上来说,南北也有很大差异,风景名胜北方颜色比较灰,总是灰蒙蒙的,而南方的阳光更加纯净,整体上更富有生气。

  应岐:我想这跟地域没多大关系,最主要的还是跟个人的气质以及思考习惯有关。在创作《宇宙的气息》组画的过程中,我就格外忧郁,每个晚上都会失眠,半夜醒来,想到创作的种种,在这样高强度的压力下,让我变得伤感、抑郁。风景名胜

  应岐:这跟一种态度有关。我做任何事情,无论文字还是绘画,对自己的要求都很严格,行笔之时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总觉得事情达不到自己的预期,我一直在追求完美,努力做到完善无憾。

  网易艺术:《宇宙的气息》这个系列描绘了“春、夏、秋、冬”,其实在广州四季不是很明显,创作的灵感是来源于您之前在北方的经历吗?

  应岐:这个问题,牵扯到我对风景画及其美学价值的思考。我的风景画不是具象的,不能明确给出这是哪一个地域,哪一种景致,它更像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比如,当我在创作“夏”那幅画时,我要通过画面的丰富而复杂的语言元素的反复配置协调,把这个“夏”变幻成为一个时季的纪念碑,给人以永恒的意义而超越地域时空的局限。风景画的崇高价值,正是体现在这种审美境界的特殊的感染力上,而不是刻意画出某地的植被,让你一眼就能分别出这是南方、那是北方,如果这样和旅游广告招牌有何区别?那还不如去欣赏旅游照片来的更真实。通过画笔所描绘的这些花草树木、风云气象,表达出艺术家寄托在画面里的一种情感、境界。追寻这种境界,以及体会这种意境的深远情怀,才是风景画最大的魅力。

  网易艺术:您说“最初对油画色彩的探索,是从表达乡情的眷恋情节开始的”,您现在创作的主要动力是什么?

  应岐: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我回到当时的工作地郑州,那时画了很多河南的风景。那些画有很明显的地域性,色彩沉闷、压抑,一看就知道是北方。自从我1988年去汕头写生后,我发现自己对色彩的敏感以及热爱,远超出一般人。风景写生时,我总能敏锐地抓住环境中色彩与光的关系及感觉,我开始意识到,色彩的感知能力是我与生俱来的财富。

  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要在色彩和光这片领域做到极致。色彩是工具、光也是工具,当我用它们来表现风景时,它们是那样的自由、轻松。于是我就选择了风景画这个载体,来探索、施展我对色彩的驾驭能力。而后我更加确信,只有风景画,才能让我的色彩更加自由,它不受形象的约束,我可以自由地安排画面,让我的色彩得到充分的发挥。风景名胜

  应岐:有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问为什么不画人?其实,我只是想纯粹地画风景,那么我的画如何与人发生关系呢?我想那是一种观者的感受:当我的风景画面让人感觉到美好、纯净,甚至激发出一种对生活的热爱,那么这就使我的作品仿佛在不知不觉中与人们建立了千丝万缕的情感联系。

  应岐:对。2003年之后,因为时间、体力的限制,我出去写生的次数越来越少,基本上都是从照片获取灵感。像这次《宇宙的气息》画组,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讲述我的创作过程,还把6张参考照片一并放在了上面。为什么这么做?主要是出于两点。第一,告诉外行人,画画不神秘,就是这么回事!第二,告诉内行人,我看照片看到了什么程度。其实艺术史上很多大师都看照片、画照片,照片对我来说,仅仅是一种触动,一条刺激我创作的线索。打个比方,照片就像是饭店的招牌,它吸引我进去吃饭,至于我到底要吃什么,全凭我的喜好,这和招牌是无关的。

  应岐:其实说是兴趣,也不那么准确。比如喝酒,更像是我的一种需要吧!我酒量不大,但我喜欢喝。因为我容易失眠,喝酒可以让我容易入睡一些。许多人问我,风景名胜喝酒后会不会更有创作灵感?那完全不是,喝完酒后昏昏沉沉,怎么能搞创作?我画画是处在一种很清醒的状态下,一定要等酒醒了才画。

  应岐:我非常喜欢文字,因为通过文字,我可以很充分、准确地表达我的情感、想法,不带拐弯抹角的。相对于画来说,我的文字更能诠释我的心情。画画、喝酒、写作,这三样一起,如果要按喜好程度来排个序的话,我想第一是喝酒;第二是文字;最后才是绘画。

  应岐:因为喝酒,每天都想!画画有时候会让我感到害怕,比如画《宇宙的气息》时,有时候我一看到画笔、颜料,我就开始害怕,都到了这种程度。

  应岐:当然,这几天我很轻松。风景名胜整个创作的过程太艰辛了!从早晨七点半到晚上九点半,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一件事情甚至一个动作,因为长时间的作画,全身肌肉也都在疼痛,尤其是右臂胳膊不能高抬,疼痛难忍,有时候画着画着,让我觉得像是遇到苦难的煎熬似的没完没了,何时才是尽头。

  应岐:应该会先歇一歇,创作放一放,我想专心做一些研究。在创作《宇宙的气息》这组画的过程中,我有很多感想、思考,都需要我进一步去总结研究。比如,我想根据研究需要对我喜欢的艺术大师的画面语言做一个系统的挖掘和整理。我借来了很多书籍、画册,想找出那些画面动人的奥秘,究竟是画面的哪些语言因素打动了我,也许是因为构图、也许是因为造型,还有可能是色彩的配比、位置,我想把这些问题都深入地研究一下,形成图文并茂的PPT,可以与同行进行更直接的交流。

  应岐:目前我们与中国唯一油画杂志《中国油画》杂志进行密切合作,每期有8P的篇幅,介绍广东“礼赞自然”风景研究会成员的作品,栏目就叫《油画风景的意义》。这本刊物在中国油画界影响很大,全国的各大图书馆、大学、专业机构及画家都有订阅,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先把“礼赞自然”风景研究会的形象塑造起来,下一步我们还会展开更多活动。

  应岐:第一,用我画面中独特的光与色的语言,打动更多的人;第二,风景名胜作为一个爱好风景的人,我想让更多的人喜欢风景画,去从事风景艺术的创作。我在博客中,写了很多文章,不厌其烦地把我的创作步骤一步一步地记录下来,也是为了给喜爱风景画的人,一点指引,一点帮助。

风景油画家应岐:色彩是我最大的财富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风景油画家应岐:色彩是我最大的财富
  本文地址:http://www.2422.fun/fengjingmingsheng/20201115/802.html
  简介描述:忧郁、大气,应岐老师的气质,沉稳中隐藏着绚丽。在他的作品中,绚丽的色彩成为一道道明媚的闪电,在画布上留下深刻的印记。而气质中忧郁、沉稳的部分,却被巧妙地融入在画笔...
  文章标签:风景名胜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